一张红笔写的行程表带我去了巴厘岛的海神庙

来源:未知日期:2019-04-15 浏览:

  原传统报媒编辑记者/国家高级摄影师/图片库签约摄影师/索尼等摄影摄像培训讲师/自媒体达人/游泳与滑雪爱好者/自驾游爱好者

  我们包的这辆车每天250元人民币,每天工作10小时。超出时间按小时加价。

  包车司机大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但乍一听带有印尼口音的英语还是有些不习惯。

  短暂的问候之后,一张鲜红笔记的行程呈现在眼前。以我们的文化背景,传说中的绝交信是用红笔写的。这刚一见面就这么大一篇,的确有些触目惊心。心里揣测,莫非是为了强调重要性?想想老师都是用红笔批改作业。那就姑且入乡随俗吧。

  好在事先做了点功课,指了一个手机上查找的餐厅Mades Warung,把地址给他看。

  后来在巴厘岛转了几天多次在路边看到Warung这个字,原来是小吃摊的意思。

  Mades Warung餐厅在库塔算是一家价廉物美且小有名气的餐厅了。主营的印尼餐就连当地人也很喜欢。旁边于此等大的院落里已经是座无虚席了。出于礼貌没有给正在就餐的人们拍照。

  各餐厅的鲜榨果汁都很好,新鲜,细节上也很用心。加上印尼的饭菜偏辣,不光补充营养,调剂一下口感也是不错的。

  下午三点到达海神庙。照例要穿过一扇这样的天空之门。去之前以为只在特定的景区有。没想到各处都是。按印度教的说法,坏人过会被夹住,是印度教的人性安检之门。观察了一下,看大家从门口过的时候都是一副从容不迫气定神闲的样子,没有人显得忐忑不安。

  海神庙所在的海滩波涛汹涌震撼人心。也有“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之意。相传16世纪,当地人看这里地形奇特,打算建一座寺庙。就在快要建好的时候,忽逢巨浪,寺庙岌岌可危。一名圣僧解下腰带抛入海中,腰带化为两条海蛇镇住了风浪。海蛇成为寺庙的守护神。

  涨潮的时候,海水会淹没中间的礁石,海神庙处在一个孤岛中。当潮水退去时,人们可以从礁石上走过登庙祭拜。

  但是寺庙只能让印度教徒进入,对于非印度教徒是不开放的。游客们最多在庙下方的泉眼处让祭祀做洗礼。

  有很多西方人很愿意体验当地生活,纷纷聚拢在泉水旁等待接受洗礼。而我等无神论革命群众只在不远处观望。

  不得不承认,巴厘岛的每一处海滩都独具特色。因此欣赏海滩成为搞不懂印度教后唯一可做的事情。

  

  海神庙一年四季都隐藏在小山包上的花树从中。身穿民族服装的印尼小伙子在兜售手工艺品。老外排着队等待洗礼无暇顾及。眼前的场景丝毫也没有违和感。

  边看边往外走,庄严肃穆的寺庙里是虔诚的教徒在祭祀。门口显要处摆放着禁行的告示。

  印度尼西亚有33个一级行政区,巴厘岛是其中之一,也是唯一信奉印度教的地区。

  巴厘岛的面积大约相当于上海直辖市那么大。在这么大的一个岛上有将近2万个印度教寺庙。每一间寺庙都有建寺纪念日。所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天天都会有寺庙庆祝建寺的活动。这不单是巴厘岛的一个独特的文化景观,也是巴厘岛保持自身传统文化的体现。只是我们非印度教徒不得窥探其内部。

  至于开头那张用红笔写的行程所带来的短暂不快也随海风消散了。在后来的几天时间里又它又带我去了其它几个地方。

  “这只‘石狗’很有灵性,它就矗立在我家桃园的对面山上。”上坪镇中村桃农谢贤耀告诉记者。当地村民对于石狗的来历,至今还有一段神奇的传说。

  青海湖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南部,古称西海, 意思是青色的湖;蒙古语称它为库库诺尔, 由于青海湖一带早先属于卑禾羌的牧地,所以又叫卑禾羌海,汉代也有人称它为仙海。从北魏起才更名为青海。

  出站后往县城可坐长途车,但是比较难等。门口也停有许多小面包,往县城去每人3元。如果想直接去蜀河也可以,小面包每人15元。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