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10月15日至24日到达过乌镇

来源:未知日期:2019-03-15 浏览:

  如果你10月15日至24日到达过乌镇,会发现那时的这个江南小镇被中外戏剧人“占领”,在那里,看戏成为一种全方位浸入式的体验,在白莲塔、染布坊、诗田广场,你穿过长街,踩上石桥,既

  如果你10月15日至24日到达过乌镇,会发现那时的这个江南小镇被中外戏剧人“占领”,在那里,看戏成为一种全方位浸入式的体验,在白莲塔、染布坊、诗田广场,你穿过长街,踩上石桥,既是在去看戏的途中,也是在游历风景?你会在某个转角处遇到孟京辉、赖声川、黄磊、奥斯特玛雅这些传说中的大咖正在谈笑风生,又会在散戏后看到尚未卸妆的演员在小馆子里痛饮还招呼你加入。套用卞之琳的诗就是,你在看戏,人在看你,戏剧装饰了乌镇,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这是第三届乌镇戏剧节的现场,在乌镇景区、北京古北水镇景区总规划师、设计师陈向宏眼中,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期望,因为戏剧节已经和小镇结合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接下来,他要在明年筹办乌镇当代艺术双年展。

  乌镇戏剧节超出了我的期望,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它越来越显示出一个特点,戏剧节不仅仅是一个文艺的节庆,而是与小镇结合成了一种生活方式,这一届给我的感受最强烈,同样是戏剧节如果放到了北京的南锣鼓巷或者是杭州的西溪都不足以给人感受强烈,越来越多的人到乌镇更愿意感受看戏看景看生活的快乐。

  乌镇戏剧节跟世界著名的戏剧节,比如爱丁堡、阿维尼翁这些几十年的相比,彼此不是一个简单的类比,我从来没讲过要超过谁。乌镇戏剧节要坚持自己的特色,保持自己的理智的冷静的头脑,一方面坚持戏剧的本真,另一方面坚持独特的办剧理念,比如说坚持艺术家办节,所以我要把戏剧节主席辞了;比如更开放更包容的平台,我们也提出以后的戏剧节,要进一步扶植青年戏剧。办戏剧节最主要的是吸引青年艺术家对戏剧的关注,这样戏剧节才有明天。

  今年乌镇戏剧节的票房统计还没出来,我知道媒体都关心这个,但我不避讳,现在戏剧节的票房收入远远达不到支出,但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中国有那么多的节庆,政府掏钱办的节庆更多得是,但是乌镇戏剧节是个百分之百企业办的节庆,其实最应该关注票房问题的是我的股东。有一点我觉得欣慰的是,今年我们赠票的比例很小很小,腾出更多的票用于市场销售,这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整个戏剧节的支出在一年比一年减少,收入在增加,另外,我们把景区推广的钱也转化在乌镇戏剧节上。我相信未来几年会达到一个平衡。经营月报刚出来,一到十月份,我们的经营业绩比上年增加了23%。今年,在全国景区里,我们的效益是特别好的。

  乌镇戏剧节并不排斥跟愿意赞助的企业公司合作,我们也希望开放办节的思路,慢慢达到平衡。当然现在我们有足够的预算来支撑这个戏剧节,另外明年我还要筹办乌镇当代艺术双年展,请了30多位世界最顶尖的现代艺术家和世界一流的艺委会、有人觉得做这个似乎跟我们的主业没有关系,但是它是一个企业文化发展战略,或叫做企业经营战略也好,其实两者是合一的。我今年接受日本戏剧大师铃木忠志的邀请,到日本利贺戏剧节去参观,他们已经办了25年了,今年是第一年不卖票,观众捐款,每次演出结束,当地的一批企业家都会站到台上接受铃木先生的致谢,他是利贺戏剧节的发起人。

  不过他不让我上台,因为我没有赞助钱,哈哈。我记得印象很深的是有个当地企业家站上台后说,以前是我父亲赞助利贺艺术节,今天轮到我来赞助这个戏剧节。我就想有一天,乌镇也会有企业家说,我爸爸赞助过乌镇戏剧节,今天我也来赞助。这对观众来说,比看戏更受启发。利贺戏剧节25年了,依然是政府给予了很大的资助,还受到了很多世界范围内财团的资助,我想乌镇戏剧节的影响力还不够,希望有一天它也会是开放办节。

  为什么在乌镇北栅办双年展?有些观点认为,乌镇不宜多贴文艺标签,已经有了一个戏剧节为什么还办,我觉得一个地方如果有条件应该呈现文化的多样性,建成一个文化生态系统。我是1999年筹备公司开始进行乌镇的保护开发,到今年16年,我还只做了两块,东栅和西栅,至于南栅和北栅,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只做一个事情,就是把人家卖掉的房子收购过来,进行资源式的控制,因为一直没想通该做什么,要做旅游的话,我明天就可以做,以我们的速度和资金,我们会很快就把这条老街改造一下,就可以收门票,我不想这么做。每个栅应该有自己不同的内容,北栅我更愿意做一些创意文化和现代艺术文化。国内有好多双年展,但是真正的影响力并不大,为什么办双年展,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建了木心美术馆,这是个好平台,是个引爆点,我的规划里以后上半年是双年展,下半年是戏剧节。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