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的是另一个问题:

来源:未知日期:2019-10-10 浏览:

  1999年,国务院发布《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黄金周”概念正式诞生。

  如果从时间长河里圈出1999到2019,20年来,和旅行有关的故事有多少?

  2009年,刘畅和行者谷岳跨越16000多公里,“搭车去柏林”。1994年回国的他,也见证了20年来,出行方式的日新月异。

  手写机票、打印机票、电子机票不断迭代;铁路平均时速从60公里飞跃到300+;自驾、租车成为自由行“新宠”……

  1999年,携程将酒店预订搬到线上,人们从“一店难寻”升级到“任我挑选”;

  见过顾少强的人会觉得,看上去不太热情的她,身上有种热烈的生命力,让她有些“出格”,又透着自在。

  辞职前,她把所有假期都用在了路上。西安、丽江、乌镇……走了很多地方,也住了很多地方。

  “第一次住青旅时,跟着两个男生进门,发现就我们三,有点害怕。这时,后面的客人呼啦啦来了,其中一个还是我以前的学生,瞬间觉得真巧啊!就不紧张了。”

  2006年,她在乌镇“投宿”,老板十分贴心,特意去接她,老板娘则在家煮好了面条。当她看到那碗面,暖呼呼的吃到嘴里,心里也暖呼呼的。

  第二天,当她在《似水年华》里刘若英和黄磊相遇的回廊晒太阳时,老板又跑来找她,在桥上挥手,叫她回家吃饭。

  她十分感动,之后只要去乌镇,就都住那,喝酒、聊天、看月亮,称呼也从老板、老板娘变成了傅叔叔、傅阿姨。

  “三白酒或啤酒都可以喝一晚,喝酒的总是傅叔叔,阿姨偶尔过来,嘱咐他少喝点,他就每次只倒半杯,让阿姨看不出他又添了酒。”

  彼此投缘又真诚,这样的缘分一直持续着。直到辞职后,她突然得知阿姨去世了,哭完赶紧去看望,却发现“傅叔叔已经戒了酒”。

  感慨之余,她听着傅叔叔叨叨客栈的事,开玩笑说自己也要开客栈,傅叔叔就说:“那我去帮忙,水电、修理我都会。”

  独有的人气和温暖,让顾少强对客栈情有独钟,在她到处晃荡“看世界”的岁月里,新的住宿形式也在涌现。

  2005年,肖媛加入携程,以标准酒店人的眼光,发力整个大住宿领域,从酒店到OTA平台,她见证了国人对于旅游住宿的变化。

  “20年来,国人从关心有没有空调、早餐等标准化设施,渐渐开始重视品牌;随着经济腾飞,亲子设施、特色环境等个性化住宿产品更受青睐;这几年,有手工、禅修等活动的体验化产品开始受欢迎。”

  2009年,携程推出“机票+酒店”组合套餐,一站式预定勾起更多人“浪荡”的心。

  2014年,携程上线第一个民宿客栈预订平台,覆盖34个省份、877个城市、近46000家客栈旅馆,集预订、支付、景点推荐等服务于一体,仅一个月,日均访问量已经过万。

  “在标准化产品的基础上,度假型、亲子型、会议型等细分业态开始出现;酒店越来越重视品牌建设、会员体系;积极引入智能设备,比如人脸识别、云端数据、直连系统等,来提高效率,服务方面也越来越细致,这些变化在行业内是有目共睹的。”

  如何为酒店赋能,也成为她最常思考的问题,从知识、技术到营销,她一个也不想落下。

  “面对几十万商户,携程的行业知识、行业信息变得十分实用。我们设立了‘携程大学’,打造线上线下课程、培训,不管是酒店一线还是资深总经理,都能在这里找到适合的课程。后期调查也发现,酒店参加后,整体的经营情况提升了20%~30%。”

  随着消费者探索的足迹越来越广泛、深入,她发现,平台对于单体酒店的营销赋能越来越明显。

  “对很多传统酒店,或新进入行业的营业者来说,怎么找到客户?怎么让客户发现他们?哪些产品会更受欢迎?这些都是难题,也是我们能帮忙的。”

  “通过大数据分析和整合,形成线上的‘生意中心’,以ebooking看板、生意周报的形式呈现,帮助更多酒店一看就懂,了解大市场情况、自身酒店在市场中的定位。更高效的帮助酒店利用好流量,获取客户,服务客户。同时,充分利用流量,通过优享会输送优质客户、用高铁游串联酒店的方法,帮助酒店实现营销赋能。”

  2015年4月,无数人在办公室晒那封辞职信时,爆红的顾少强却推掉许多从天而降的机会,谈起了恋爱,开起了客栈。

  “2015年春节,我在大理双廊遇到于夫,辞职后,我们去成都汇合,他请我吃火锅。经过青城山下的街子古镇,坐在河边喝茶的时候,我们决定留下来。”

  很快,街子古镇上的“远归客栈”开业。大堂里,“于顾一家”的字挂在墙上,连恩爱都秀得颇有韵味。

  开张以后,每天都有慕名而来的客人找她拍照,有空时,她也喜欢听客人们讲旅行故事,“通过他人,看到很远的世界。”

  开业后,她将客栈上线到携程,希望客人预订更方便些,没想到,效果比她想象的还好。

  “一开始,80%的客人是通过携程预订的,现在也主要是携程订单和熟客,小部分是直接电线年来,她渐渐习惯“

  2009年7月,他和行者谷岳从北京出发,搭了88辆车,历时三个月抵达柏林。

  当他站在街上,看着谷岳和女友相拥在一起,想到身后的16000公里,只有一个想法:

  “那几年,人们希望触摸世界,《搭车去柏林》一出现,大家发现:原来还有这种方式,原来只要想去,就有办法到达。”

  1990年北京亚运会时,“租赁市场”初露端倪,但因为平台、技术的局限,只有北上广深等城市可以提供服务。

  2013年,彭廷加入携程,很快发现,越来越多的客人提交了租车需求,于是,他带领团队开始研究。

  “当时存在一些行业难点,比如征信体系不完善、淡旺季差异明显、服务规则不规范等,让客人遇到车况脏差、少油等问题,不够便利。”

  2013年,携程推出租车业务,目前的覆盖范围除了国内600多个城市,还包含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等200多个国家,500万辆汽车。

  2016年,团队又率先提出“携程优选”标准,从车况保证、一车一洗、满油取还、不符即赔等方面,推动行业全面升级。

  ——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穿越柴达木、探访可可西里……片子出来,别人竖起大拇指,他就非常满足。

  从那以后,他的镜头变了,不再只有他攀登险境的照片,而是多了世界上各个角落的人事物。

  这个想法引起了很多人共鸣,在租车领域努力了6年的彭廷,想的是另一个问题:

  “目前,携程租车已经基本覆盖了当年搭车去柏林的路线,比较困难的地方是:中亚和西亚,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伊拉克这些国家,会有驾照认证、跨境还车的问题。”

  “以前觉得世界是自己的舞台,现在我更愿意搭台子,看其他人唱歌跳舞,我在旁边给他们鼓掌。”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